骑上凯旋的音符出征 【警坛艺苑】春天-广南警方





春天什么也没告诉人们,她一脸无辜地看着桃源大地,山坡上涂满了绚丽的色彩,仿佛一夜间所有的花都学会了跳舞,正尽情扭动着、放纵着呼喊乐队。

早起的太阳爬过山头,笑眯眯地端座在流动的天空弹奏,每一个音符都是花的名字。
碧绿的小舟,像箭一样载着满船的童话驶来,没有闹铃,所有的乐队精灵都醒了。
先敲响乐器的是刚睡醒的溪流精灵,她用叮咚叮咚的弦音敲醒怀里的小鱼小虾躲过渔夫撒下的网,然后,相拥着奔向下游的男女河,去呵勒冒勒少的痒痒。
千年榕树拖着长长的胡须跳上了指挥台,他返老还童的嫩绿手掌一抬起,三月的绿,便裹上文人浪漫的风,在夫妻树叶细细的字行间,做好了起跳的姿势。

桃花踏着优雅的步伐来了,在温柔甜蜜的风里,学着领唱,才一张嘴,高亢的歌声便振落了桃红的瓣,温热的大地便盖上了嗳味的地毯,地毯里,隐约可见勒冒勒少相捅相依的甜蜜身姿。
嫩草芽充当童声伴奏,她藏在金黄的油菜花丛中,偶尔冒出个头,不慎触碰上孩子们的小小脚丫,惹得孩子们稚嫩的心蹦蹦乱跳,叛逆地嚷着,要与蒲公英结伴远行。
咿呀学唱的水车沉溺于春的乐章中,她抬着头、闭着眼,人柱爱丽丝用飞转的车轮歇斯底里地歌唱,惹得旁边的老牛不得不晃动铜铃,高呼“安静!安静!”
野花穿着刺绣的布鞋欢快地来了,性格外向的她满世界乱蹦乱跳,只几下,就把风里的颜色跳乱了。
春雨带着湿湿的微笑,伸长细密的针脚,躲过太阳弹奏的琴弦,努力绣着每一张桃花盛开的脸,不慎,会有太阳撒下的几处落红,如壮族勒少娇羞含嗔的脸,旁若无人地撞进勒冒的心中。
船夫的一声吆喝,将凯旋的乐章推到了高悬的彩虹桥上,勒冒头戴将军帽,跨上凯旋的音符战马,沿着陶渊明的笔尖黄仁俊,腾腾而去,彩虹桥下,勒少挥舞的手巾在风中不停地旋转、旋转……

(注:桃花林、男女河、千年榕树、夫妻树、将军帽、水车均为世外桃源坝美风景区中的有名景点,勒少为壮语,译为少女,勒冒译为少男,壮族常跳的舞蹈是手巾舞。)

作者:韦延丽 编辑:陆红富 审核:陆双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