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恩安德森 SPACE
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首页 >全部文章 > 正文内容

伯恩安德森乡土故事——精准来扶贫-又见江阴

伯恩安德森

注目江阴,倡导传统与你共同追逐纯文学梦想的平台【乡土小说】它是中国现代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流派,是农村题材小说,它多取材于具有鲜明地方特色和浓厚地域风俗的农村,并借以抒发自己乡愁。现推出江阴乡土故事第一篇:邬丽雅文友的《精准扶贫》。敬请阅读,并欢迎留言、来稿。谢谢!
——编者按
一只钉阿钉,一大早就在村书记王阳办公室门口转悠,年关将至,阿钉要问王阳弄俩钱,扶扶自己的贫。
办公室走廊里阒无一人,阿钉比任何一个上班的都早。早怕啥,七十多岁的阿钉又不下地,又不上班,晚上吃完抹嘴就睡,凌晨三四点就醒。醒了就琢磨怎么才能抓到王阳。奶奶的,白天根本逮不着王阳他人,不是这里开会,就是工程现场指挥,要不就走访村民,咋有那么多事?阿钉想,唯一办法只能到书记办公室,抓“开棚鸡”。他办公桌上的事不也得处理么,他能每天不到办公室走一趟么?真不愧一只钉,想得绝!

阿钉娘生出阿钉时,算命人说阿钉命中缺铁。阿钉娘就说,好,缺啥补啥,咱儿子缺铁,咱就叫他娘的“钉”,大名李宝钉。谁克咱,咱就一个钉子钉死他。
随着阿钉长大,阿钉娘越来越发现这个名字对孩子“滋补”作用那叫一个大。阿钉是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没人来惹他!谁惹他拍死谁钉死谁。
就说吧,文革那几年,不是割资本主义尾巴吗?别的村民不敢小商小贩做小生意,阿钉敢!那回,阿钉在塑料膜里孵了一窝山芋苗,摘了,拿到大街上卖去。难得看见有人出来做买卖,顾客一窝蜂地过来抢山芋苗。期间有个老人,抓了一把要付钱,结果掏来掏去兜里钱不够,老人说,赊一赊,明天给你吧。阿钉一甩手,说,不行!不能赊账,一把抢过苗,扔进筐子里。周围的人抬头一看,都笑了,你道啥,原来,那老头是阿钉的老子啊。人就说,阿钉,你也太过分了,老子的钱你也赚啊?阿钉脸一抹,恶狠狠说:说啥嘞,老子的钱也要赚,赚了钱养老子。怎么啦!他这一吼,小镇顾客即使都是混脸熟的,一个个都面面相觑不敢言语,为啥,阿钉当时是威震一方的造反派头头啊,想想,谁都不敢做的小买卖,为啥他敢,就是没人敢拦他么。阿钉做生意—老子的钱也要赚,赚了钱养老子,一下成了这小镇的俗语、歇后语。专门形容那些蛮不讲理唯利是图的主。

阿钉成天拆嗨拆嗨,老婆却善良,顶多跟他斗斗嘴,弄不过,只能忍。要下地,又要家务,三个孩子管顾不周全,大儿子亮亮得了气管炎,成天耸着肩膀咳咳咳。二儿子顺顺得了脑膜炎,抢过来一条命,脑瓜子却不好使了。小女儿英英得了大脑炎,后遗症更不可想象,吃饭靠抓,便溺随地,阿钉也实在头疼。你说,人家在外头咋呼了一天回到家,到处都是臭烘烘的大小便,咋弄?阿钉自然首先想起铁。对,去打一条粗粗的铁链子么,锁起来。第二天,阿钉就去镇上拎回来铁链子,把小女儿锁在门框上,这下好了,要屎要尿,只有门口这一滩,好处理。阿钉对着女儿说,你死,赶紧点,我不敢救你。阿钉一番话让英英咧着嘴对阿钉傻笑半天。
村里人老杨说,哪有你这么当老子的,再傻,总是你身上掉下的肉。阿钉眼睛一白,说,送给你好了,倒会说风凉话呢?老杨自找无趣,无话可说,笼着手回头就走。只有咳咳咳的大儿子亮亮,等老子不在家的时候,总敢把妹妹放了,让她随处走走。
铁链子磨得铮铮亮,小女儿傻乎乎的长大了。

那是一个隆冬,门前往日波涛汹涌的大河此时也封冻成一块大玻璃。这天,大儿子上高中走了,老婆下地干活去了。阿钉突然拿起镐头,开凿门前的冻冰,咔咔,咔咔!
阿钉,你大冷天凿冰干吗?老杨笼着手,吸着鼻涕问。
英英感冒发高烧呢?

啊?发高烧,你凿冰干吗?
你等会看就是了,我帮她治病呢。
说话间,阿钉凿出一个大冰窟窿,丢下镐头,就把门口发烧的女儿往冰窟窿里扔去。老杨大惊失色,拖住阿钉一支胳臂,阿钉,阿钉,阿钉!你哪能这样啊,可不敢扔啊,你还是人不是啊?阿钉一甩胳臂,把老杨丢出一个趔趄。老杨慌慌张张爬上岸去,大呼:不好了,不好了,阿钉杀女儿啦!老杨这一叫,把老少爷们都叫了出来,老少爷们都出来了,除了见证一个魍魉的老子,把生病的亲生女儿溺成半死,旁的还能干啥?这时,人群里突然窜出个小伙,朝着阿钉脸上就是狠狠一拳,横行乡里的阿钉,没料到谁会跟他来真的,迷糊着眼,擦擦流下的鼻血,说,谁谁?谁敢动老子?

我嘞!
这是大儿子亮亮,亮亮是忘了拿饭盒,走半道又踅回来拿饭盒的,正好看见这一幕。怒火中烧,一拳就打将过去……
兔崽子,老子也敢打?阿钉把浑身湿透的英英往门板上一丢,一把揪住亮亮的胸脯。亮亮真是个大小伙,虽说爱咳嗽,但毕竟胳膊条子里已经有点力气了。狠狠抓住阿钉的手,用力一抹,把个老子,抹到墙角旮旯。说,跟你学的,赚了老子的钱养老子,我现在是,打伤了你老子再孝敬你老子!怎么样?如若英英不是你亲生女儿,她还是我亲妹妹,有你这样虐待她的吗?畜生啊?

骂得好,打得好,村里的老少爷们,一个个竟然流露出赞许的目光,小子哎,厉害!有点尿性!
早先,老少爷们一直背地里说道,阿钉三个孩子个个长得不瓷实,是阿钉缺了大德,老天在教训他呢。不说呢,混乱的年代,谁不生活在混乱中,就你阿钉,爱咋折腾就咋能折腾?把亲戚的追悼会开到当时大队书记的门上,把公社的保卫科长半夜追成三个县通缉的“逃犯”,甚至,把屎尿撒到人家屋脊上……这老天有眼,怎么不要惩罚他呢?但是,今天亮亮一拳头,老少爷们倒反过来说了:看看,这亮亮是老天派来收拾这厮的。
英英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折腾,高烧不退,阿钉又不给她上医院瞧病。不过一周,真的死了。英英死了,英英娘哭得死去活来。阿钉才高兴呢,过年似的,卸了门口的铁链子,去供销社代销店里买了一个“手榴弹”老酒,一个人喝得有滋有味。喝高了,夹着一块咸鱼,对亮亮说,来,老爹省给你吃!

亮亮唬着脸,说,少来,你搡你的,妹妹没了我还咽不下一口白开水呢!你倒喝起酒来?
阿钉用筷子笃笃亮亮,说,有种,像你老爹,老子喜欢!
亮亮给他一个白眼,说,告诉你,正好点,难道你不要老吗?不要我养老吗?你要再敢对顺顺动歹念,小心你自己的老命,我凑出你屎来!
不敢,不敢,儿子哎,爹不敢!顺顺也没有英英那么麻烦啊。
亮亮喝道,你不要生我们,你不就一点麻烦没有?干吗要生我们啊,生了又嫌麻烦,你猪狗啊?
是是,是猪狗,是猪狗!
猪狗不如!
是是,猪狗不如,猪狗不如。

村里的老少爷们最最清楚,自从阿钉溺死了英英,亮亮对他老子大打出手之后,阿钉确实太平了一阵子,老少爷们在背后捂着嘴偷着乐。都夸亮亮大拇指。渐渐长大的亮亮,也叹口气,说,我老子,也就是那副皮囊,你们也别指着他好到哪里去。大家伙少跟他啰嗦就是,越跟他搭腔,他越来事。
真是的知父莫如子,阿钉一身老皮囊了,怎么也不肯消停。过了疯狂的那段,他竟然跟着时代走,他干上了上访户。上访啥?上访王阳,王阳是当今村里的书记,是书记,阿钉就跟他干上,阿钉是村书记的天敌。当年跟老书记干,把自己亲戚的追悼会开到老书记家门口,现在跟王阳干,现在兴上访,据说,访好了,还有人发补贴。阿钉就到镇里,坐在镇党委书记的门口,拦着书记,诉苦:王阳如何如何不关心群众,如何如何不体惜老人,跟党的宗旨,差远呢!
镇里书记说,阿钉啊,你摁住心,问问自己,王阳到底对你关心不关心,他为了你儿子亮亮开个饭店,解决跟人家的摩擦,我这里没有少来商量,我们没有帮你少想办法,现在店开出来了,生意很好,你家里日子不也越来越好过了,你还有啥不满意王阳的?

阿钉说,呵,你这个大书记,你倒会胳膊肘往里弯,官官相护啊!饭店是儿子亮亮的,又不是我的,我跟你说的是我啊,你听没听清楚啊,你耳朵有问题啊?
镇书记,一个激灵,呵呵,这阿钉啊,别看他老,倒是个名不虚传的老暗礁啊!
王阳说,哈哈,书记啊,让你尝尝我们第一线村书记的味道,哈哈,咋样啊?五味杂陈吧。
杂陈杂陈,镇书记说,这个阿钉的“贫”贫在哪里,只有你把得准,还得你来精准扶贫扶。
王阳哈哈笑着,说,好,书记,你叫他来找我。
这不,阿钉找上门来了。
等了半个时辰,王阳才拎个包包姗姗来迟。阿钉说,书记大人,我在这里等你多时了,真是不好找啊。
王阳说,辛苦辛苦。你么晚点来好了,犯得着这么早吗?

不早哪里找你去?
这么早,对你说,我都已经村里一路转过来了。
你也辛苦,你是好书记!阿钉说,王阳一喜,难得听见阿钉说一声现在的干部好话呢。正想夸他一句,谁知阿钉话锋一转,说,我们这些七老八十没有劳力的贫困户,你有没有放在心上?过年了,你总要给我一碗红烧肉的钞票吧?
王阳说,贫困补助,都有标准,这个标准是大家讨论定的,不是我一个人可以乱来的。我给了你,别人怎么办?这样吧,这里有个特殊捐助基金,付伍佰元。不过话得明说,这不是贫困补助,这是捐助基金的钱。

阿钉接过钱,说,好嘞,我才不管你是贫困补助还是特殊基金,给我就是好的。说着接过钱,扬长而去。
亮亮从后门进来,说,王书记,难为你了。我有这样死皮赖脸的老子,对不住你们。
王书记说,什么话,是你付的钱,我还要谢谢你帮我们解围呢。

亮亮说,要说解围,还都是你们村里领导,镇里领导,关心我,扶持我,让我有今天这样富裕的日子。帮我彻底跟贫穷解了围啊。
王书记点点头,意味深长地说,是呀,不怕你生气,对你们家,我的扶贫策略是要把扶得起的扶住啊。
啥也别说了,亮亮和王书记的手紧紧我在一起……

图片来自网络,在此感谢。另如有冒犯,请联系删除,谢谢支持!

下方查看相关文章
江阴记忆——野火烧出明媚春
江阴记忆——故乡村庄的回眸
江阴记忆——乡村的另类思考
江阴记忆——人才辈出肖家圩
江阴记忆——叉袋底开黄家圩
江阴记忆——水涮螺湾草塘里
--------

上一篇:伯恩安德森书犹药也,善读可以医愚-爱告白的小方 下一篇:伯恩安德森书法水平高低,就看这3点!-书法教育联盟

枕边妖夫

十五岁那年,妃落雨连续惨遭两次被人强吻,这让以‘一代色女’自称的她心里极度的不平衡了,不行,就算要强吻也是她强吻才行,所以这得去强吻回来才行。五年之后的仙岛之行,她如愿以偿的强吻了两个罪魁祸首,却在脱身的时候失算了。“妃落雨,你是我的。”面具男对她紧追不舍,还没搞定面具男,就被邪魅男子缠上“小落儿,你要对人家负责。”。她郁闷了,她有痴傻的前科,还有丑颜在后。但是这送上门来了不要白不要,看在他们如此深情款款的份上,她就勉为其难的收了他们吧!某女邪恶一笑说“既然我都已经收了你们,那就跟着本姑娘去双修吧!严重申明,反抗无效。”